路边用餐群聚随时接罚单·外卖哥“吃”也成问题

若你看到他们脱下口罩,在路旁、大树下或无人的长凳上吃饭,请不要举报他们……

自全面封锁以来,更多人依赖送餐服务,以致满街的送餐骑士东奔西跑,替人们送上热腾腾的食物;然而,在分秒必争的情况下,一些送餐骑士只想在城市的一隅,迅速的吃一餐,却在摘下口罩当下被人举报,并接到罚单,让他们感到无奈。

找隐秘角落迅速吃

为了解决用餐问题,大部分送餐骑士都选择尽量抽时间返回住所再用餐,或寻找十分隐秘的角落快速吃完食物,以免中罚单。

近日,数名送餐骑士向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杨巧双申诉在外用餐时被开罚单引起关注,冼都警区主任马永来助理总监较后发文告澄清,指事先已给予没有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送餐骑士劝告但不获理会,因此2天内向一共12名送餐骑士开罚单。

同行把风 隐秘角落快速用餐

《大都会》社区报记者走访满家乐一带的购物商场时,发现有部分送餐骑士打包午餐后,躲在较隐秘的角落或楼梯处快速吃完。

部分欲用餐的送餐骑士,遇到正在等待订单的同行时,其他骑士也会帮忙在附近守着,让他们可以吃得较安心,毋需心惊胆战地用餐。

大部分送餐骑士受访时表示,他们会在开工前先吃一些食物垫肚子,然后在午餐时段开始前的大约早上11时30分,或午餐时段结束后的下午3时再吃午餐。

部分选择打包回家吃

他们表示,若时间允许且最后一个订单距离住所不会太远,他们都会在外打包午餐然后带回家吃,但若时间上赶不及,惟有打包较方便吃且不烫的食物,如鸡饭,寻找一个较隐秘的地方尽快吃完。

有者也说,若碰到其他同行,大家也会互相帮忙“把风”,让用餐的骑士可以较放心吃完午餐,但他们也不会太多人聚集一起,以免因群聚而中罚单。

他们说,目前并未听闻有认识的同行因在外用餐而中罚单,公司并未发布通告说明他们该如何解决用餐的问题,以及若在工作休息时间吃饭中罚单时,公司会如何处理,因此他们只能自己加倍小心来保护自己。

阿曼(22岁,Foodpanda送餐骑士):开工前吃轻食垫肚

“这是我的兼职工作,每日只需工作2至3小时,因此我都会选择在工作结束后,回家再用餐。

每日我在开工前,都会先吃一些轻食来垫肚子,以免工作的时候太饿。在工作的时候,我不会再吃任何东西,直到工作结束后,我会在附近打包食物回家。

我并未听闻有其他送餐骑士因在外用餐而被警方开罚单,我也不太了解其他骑士都是如何解决用餐问题,对我而言,工作期间解决三餐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雅力(25岁,Grab送餐骑士):尽量返回住所用餐

“这是我的正职工作,由于午餐时段都会接到很多订单,我都会在下午3时后才吃午餐。由于我担心在外吃东西会被开罚单,因此我都会尽量返回住所用餐。

若用餐前的最后一个订单距离住所太远,我才会迫不得已选择在外打包及用餐。

我们听闻已有其他送餐骑士因在路边用餐及群聚而被警方开罚单,因此,若我们必须再外解决午餐时,我们都会寻找较隐秘的地方躲起来吃饭,一些同行也会相互帮忙‘放风’,惟我们不会有太多人聚在一起,以免被警方以群聚为由开罚单。”

王禄鸣(28岁,Grab送餐骑士):打包不烫嘴食物

“平时,这是我的兼职工作,只有在周日的时候我选择做全日。由于不吃饭就没有体力工作,我只能够在午餐时段开始前,约中午11时30分至12时的时候吃午餐,然后在午餐时段就可以接更多订单。

在行管令期间,为了解决三餐问题,我会打包一些不烫嘴的食物,如鸡饭等,然后寻找较隐秘的树下、较无人出没的公寓区,或到没有营业的商店外快速吃完。

我只是在社交媒体上看见有送餐骑士因在外用餐而被开罚单,并未听闻有认识的同行‘中招’。截至目前,公司并未发出通告向我们说明该如何解决用餐的问题,以及若在工作休息时间吃饭中罚单时,公司会如何处理,我们只能自己加倍小心来保护自己。”

新闻来自:马来西亚星洲日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