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寒大学生买不起脚车 走路送餐 挣钱顾家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对一名大学生而言,由于家境清寒,不用说汽车或摩哆,就连脚车也负担不起,但这些都不是阻碍,只要有脚,就可以送餐!

22岁大学生罗纳德祖瑟夫(Ronald Joseph)因要兼顾学业,即使一周工作3天,每天工作7个小时,一个月预计可赚取400至500令吉。

罗纳德接受《中国报》采访时说,Foodpanda公司提供机会给没有摩哆驾照的人,选择以骑脚车或走路的方式送餐;由于他没能力购买脚车,也没有驾照,所以就选择走路送餐。

他透露,由于只有少数人知道有这种机会,加上这样方式也很辛苦,所以很少人走路送餐。

“因为你需要在太阳地下走很长一段路,而且也不安全。

“如果是走路(送餐),每天只能完成6至7个订单;但是如果有脚车,就能接更多订单。”

他说,走路送餐并不容易,因为经常面对各种挑战,包括可能要走在大道、有时顾客还会提供错误的地点,导致路程加长等。

“有时在晚上送餐到住宅区时,那边会有很多路洞;我还试过在路上被人骚扰,向我要钱,种种情况都很难避免。”

他说,公司系统会根据他们的送餐方式安排订单,因此接到的订单距离,都会是餐厅和目的地的1至2公里之内。

“有时距离远的会有4至6公里,需要45分钟完成订单,虽然会很辛苦,但是我都会接,否则我就会没收入。”

尽管走路送餐,罗纳德都能准时送到;对于较远的地方,就难免迟到,但多数顾客都会体谅,有些顾客更因看到他走路送餐,会给他小费。

每天走逾10公里 脚起泡

罗纳德起初因工作辛苦,曾想过放弃,但在劳动后有满足感,就为他带来继续送餐的动力。

罗纳德每天大约要走10至15公里路,所以双脚都会非常疼痛,有时还起水泡;因此他都会按摩双腿或泡在热水中。

“我目前只工作了两周,一开始有想过放弃,但为了赚钱,所以坚持住,现在也已习惯,脚也不会很痛了。”

罗纳德曾申请其他性质的工作,但是那些工作的时间都已固定,导致他难以兼顾学业。

“送餐服务能让我自由选择工作时间,所以我每周一、周二和周三上课;周四、周五和周六工作;周日休息。”

罗纳德目前就读雪兰莪大学,在这之前,他都在学校的食堂打工,每天赚取10令吉,但由于疫情关系无法回校,才选择送餐。

询及如何在工作同时兼顾学业,罗纳德说,他在上课时,就会完全投入其中,不会想工作,因此时间分配上不会有冲突。

不忍父亲辛苦 分担家用

由于家里只靠退休父亲支撑,罗纳德不忍见父亲那么辛苦,因此即使收入不多,也会非常节俭,帮忙分担家用。

罗纳德说,其60岁父亲已退休,目前只靠每个月1300令吉退休金维持家庭开销,还要照顾7名家庭成员,因此负担非常重。

“我家住了8口人,我、父母、23岁的哥哥、4岁的双胞胎妹妹、姑姑和她两名年幼的孩子;全靠我爸爸支撑,家里每个月开销约1500令吉。

“妈妈是菲律宾人,虽然已获公民权,但是爸爸担心她不熟悉大马,所以不让她工作;而哥哥因生病无法工作;虽然姑姑有工作,但也不足以支撑全家。”

他说,也因为这样,父亲3年前就没有给他零用钱,要靠出外打工;因此他走路送餐,家人也非常支持。

询及未来是否有打算买脚车来送餐,接更多订单,罗纳德指出,他曾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扣除自己每个月200令吉开销,多余的钱就给了家人。

“所以我目前没有打算买任何交通工具,走路送餐也挺好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