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22048

#UC22048

大家好,我是前任朋友给作者of已经delete掉的post:#C36659给已经delete掉的MMU Confession 2.0。我写这个confession的目的不是
复活关于NIVAQ的冲突,而是告诉你(作者of已经delete掉的post:#C36659)好好的反省你的行动和行为。还有我不想讲是谁以避免privacy和security问题。
你知不知道你的confession和受害者给人家(不懂是被你得罪的人还是你的仇人)利用来抹黑你和/或朋友来试图爆发NIVAQ的冲突在别的大学的confession?
你不信的话,你去这个link好好地看: https://www.facebook.com/UtarianConfessions/posts/1603007523226194
四年前(2017年到现在),我跟你讲不要写这个confession以免你身边的仇人和/或被你得罪的人利用你的confession来害你和/或朋友。你不听,还讲不会给警察调查。
这你所讲的‘警察不会调查’,我是可以同意你是因为我们马来西亚的警察像你所讲的烂。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身边的仇人和/或被你得罪的人会利用你的confession来害你和/或朋友吗?
你懂他/她怎么害你吗?他/她写3个匿名诽谤信来陷害你和/或朋友,讲你或你们写3个poison pen letters(匿名诽谤信)给前任MMU讲师,也刚好是2017/2018的MMU Accounting Club advisor(注:已经resign了,现在在Utar教书)as per poison pen letter(不懂还在Dr. Gerlad Goh的手上还是丢掉了)。
那些信是威胁她跟你们合作来解决掉你的受害者,除了感谢她没有接受受害者做2017/2018的NIVAQ sub-comm。因为那些信和你的confession,几乎FOB的Accounting讲师们(lecturers和前任FOB dean Dr. Gerald Goh 100%肯定是你们写匿名诽谤信,除了你的confession。
即使你和朋友可以证明你们没有写匿名诽谤信,但是已经太迟了。因为已经四年了,没有任何人和资料来证明你们没有写匿名诽谤信。你们现在要怎么办?还有,你不信的话,去这个link好好地看:https://www.facebook.com/UtarianConfessions/posts/uc20869in-response-to-comments-or-complains-of-uc20860-being-too-long-to-read-he/1552685881591692/

我不多说了,只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反省你的行动和行为。别往往想为何你被讲和哪一位前任朋友写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