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501

#S1501

高峰之上,鬼麒主冷然低沉道:“纵横子,棋者之道,不要的棋子,便要弃得杀伐决断,对棋邪你…当不止这样!”
“恩?尚有高手!”棋邪疑惑道。
“孤夜冷,夜刀寒,最恨无敌,天下吾锋!”只见恨吾峰手持魔刀狱龙斩肃杀来到。
“魔刀、圣剑,很好!天若要绝我,棋邪向天一搏!”
高峰之上鬼麒主目视着这一切:“这才是真正的好戏!哈哈哈…”
鸟尽弓藏,过河拆桥,鬼麒主恨下格杀令,天可明鉴、魔刀狱龙斩极端夹!棋邪棋邪,睥睨江湖的棋邪能否护住安然隐退的芙蓉铸客!
———————————————————————-
一场人生残局,一名注定遗憾的棋者;赌,为一个亏欠太多的亲人;保,为一份遥远守护的圆满!
“棋邪,挡得下圣剑、魔刀才保得住雨霖铃啊。”一双冷沉眼神,一名不计胜负的魔鬼,正等待一场风云好戏!
—————————————————————–
“我说过,谁要强闯此地,纵横子会开杀,大开杀戒!”
“来吧,这正是鬼麒主与我所要的。”恨吾峰手提狱龙斩冷然道。
“鬼麒主?看来他终究是容不得棋邪啊。”
“那就尽情一战吧。”
呵!一声冷喝,由地狱觉醒的刀、从黑夜惊醒的剑如无情夜叉,伸爪而来。
几番交接,棋邪惊叹道:“剑中之圣、刀上之魔,纵横子此生有幸!”

深知暴雨加身,也要闯破风雨,因为一旦失守,所有的圆满与牺牲都只剩—不幸!
“绝着八险:乾坤付一叹!喝呀!”纵横子极招运出。
单锋罪者手持圣剑喝呀一声,兽吼般的嘶喊,宣泄般的一砍!
纵横子双指化剑,奋力一挡,只听“呀呃…”一声,口角便见朱红!
交战又过片刻,惊见棋邪冷眉一肃,棋袋射空,拈指化剑,竟是—“夜来风横雨飞狂,满目杀戮血腥红,长剑非是封木鞘,挥手再斩万鬼雄。”道机纵横(黑白入道、湛然留机,双剑合称“道机纵横”) 断然化出!
———————————————————————–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恨吾峰、单锋罪者怒喝一声,提魔刀、圣剑步步紧逼!
“一夫当关,棋邪不会让你们,如愿!。”
兵有先天,阴阳浑成;器有后天,精灵淬炼;雷霆一遭逢,天地齐动容!
双剑战圣魔,如火如荼,何谓剑之极致,孰为刀之巅峰,在烽火爆燃中,尤见争胜之势!
“刹那用灭,因陀罗之斩!”恨吾峰急招紧催。
“贤则天下恒无迹”棋邪持道机纵横愤然一挡,化解此招!
转瞬,单锋罪者杀招又至,恨吾峰又催命而来,三人崩然冲击,却见棋邪手上双剑竟现裂痕!
“不妙!”纵横子真元护剑,然而魔刀圣剑却不容轻放!
“冷刀,寒夜绝杀!”只见刀剑再遇,铿然一声—黑白入道、湛然留机应声齐断!战局急转直下,棋邪生死濒危,面临失守险境!
———————————————————————–
一场不能败的战,一段不能退的路,迸断的双剑象征立身命运绝壁,总需残酷抉择!
“天意啊!天意如此,棋邪向天一搏!”惊见棋邪毅然化出孤峭天引,无可匹配的神物!纵横子豁尽毕生元力,勉力张弓,气凝回天光箭!
“敬你决心,刹那用灭-因陀罗之斩!”魔刀窜紫鳞,狱龙辟黄泉,雄浑之势,似宣告此招过后,再无回生!
单锋罪者力聚圣剑,怒喝一声,紧随逼杀而至!
“今生无悔,棋邪—逆天!去!”仙人有待乘黄鹤,海客无心随白鸥,抟扶摇,看青霄,黑白有道,壮气赋云潮!
圣剑魔刀,鬼神莫撄,元弓双箭逆天一挡,竟是—三道溅红,三人强势震开!象征棋邪回天,挡下此关!
高峰上低沉诡异的声音响起:“纵横子不愧为绝代之圣,精神共昭天地,挡下魔刀圣剑,令妹之安危,你,保住了!恨吾峰,剑咫尺,我们退!”
————————————————————————
决战过后,只见棋邪仰天一道朱红,真气冲涌天灵,洪洪热能,充塞棋邪全身,好似要烧尽今生一切!
情悔恨憎,天,收回了;贪争疑慢,天,收回了;所有人间的情恶功过,天,都收回了。从此,一片空白,你,只是一名棋者、痴者。白茫茫的脑海中依稀可见一树枫红凄凉飘零。
“棋…棋…”蹒跚的步伐不复往日稳健,无神若痴的表情,喃喃自语,茫然追寻今世最重要之物。
“棋…棋…”
“纵横子,你?”此时赶至的天十三觉看到纵横子疑惑道。不敢置信,却不得不相信,毕生认定的劲敌与挚友如今谁也记不起了。
“棋…棋…”冥冥中的牵引,随着蹒跚的步伐,重回了纵横峰,树下席地而坐,似童真摆布棋子,专注纯粹,好似不在五浊人世。
天十三觉看着昔日的好友,泣不成声,无言离去……
“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狐神鼠圣兮薄社依墙,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何来壮志豪声?声声呼唤,悠悠远远,似彼岸而来 。然而死亡之鬼,未曾放松!
高峰之上,只见鬼麒主操纵术法:“粤若稽古,太始之初,阴阳和而为炭,天地张而为炉。熔铸品类,陶汰清虚,名之四海,谓之八区。阴阳相荡,感成雷乎,号曰——天地之鼓。”豫奋一掣雷,八荒共震惊!轰隆隆,击中峰上红叶。
“好友啊!”离开的天十三觉忽感纵横峰火起,急忙回奔!
一片火海,山木俱折,烈火之中专注的身影,不曾惶惧,任由火舌吞噬。
————————————————————————
啊哈哈哈…哈哈哈…”高峰之上鬼麒主得意放生大笑。
纵横自脑中回忆之声再次响起: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狐神鼠圣兮薄社依墙,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
“好友啊!”天十三觉赶到纵横峰,最后的一声呼唤,可惜已经听不到了,只有一片冒着余烟的灰烬回应着他的呼唤。
最终只余一地棋子,一片枫红,是留予人间的情与念,还尽此生一切。无论魂归何处,终是最初的——棋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