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重启GST

2020年将进入尾声了,又是一年一度圣诞佳节,相信今年每个人都过得很“不一样”,也是很“难过”的一年,就连圣诞气氛也显得格外冷清。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各行各业都拼命苦撑,国人也必须适应新常态,坚守防疫SOP。至今我国还是没有完全摆脱疫情,确诊人数更是连续多天四位数,居高不下。难道真的要像卫生总监所说的,我们必须学习与病毒共处,说得白一点,就是自求多福,好自为之了吗?

面对疫情严峻,新的一年政府也必定面对更大的挑战。因此首相慕尤丁日前表示,有业者、学者及公众希望政府重启消费税(GST),以取代销售与服务税(SST),然而政府需要深入研究重启消费税或其他税制,对国家经济、人民生活费及打击地下经济活动所造成的影响。至今财政部还在研究此事,一旦有结论将会宣布。

有人认为,消费税是比较有效率的税制,税收也比销售与服务税多。因此政府需要考量销售与服务税的优缺点,以及大马在2015年实行消费税时的弊端。

建议将税率定在3%

对我而言,民政党支持政府重新实施消费税(GST),但在重新实施消费税之前,政府必须解决第一次实施时,进项税税额大及期限太长,导致商家面对营运成本问题,同时也必须确保税率不超过3%。

我认为,消费税是一项更加公平、公开、透明的税务制度,如果政府可以重新推行消费税,这将对国家经济发展带来好处。反之,销售税税制无法有效审查税收来源,消费者有可能需要为层层重叠累计的销售税买单,而且也无法做到防漏税及逃税的事件发生。

民政党虽赞同重新推行消费税,但前提是政府必须取消共高达16%的销售与服务税。同时也取消离境税、饮料含糖税及数码税,而更重要的则是消费税税率不能高于3%,因为过高的税率将加重人民的生活负担,特别是在疫情期间,人民的收入已经大减。

民政党早在希盟执政时期就曾多次提出恢复消费税,并建议将税率定在3%,因为国家恢复销售与服务税后,国内物价不但没有象希盟所说的有所降低,反而是一路走高。所以是时候检讨这项税制和其可取代性。

政府为了挽救受到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的国家经济及协助人民渡过难关,已经推出了2500亿令吉的振兴经济配套、总值350亿令吉的“经济复苏计划”(PENJANA)及我国有史以来最高开销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总值3225亿令吉,所以政府如今急需强化国家收入,增加税收以应付巨额的财政赤字。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让全球经济增长陷入停滞,在进入疫情后期,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民生就业、经济增长,就成为了现下最紧迫的需求,而要满足这些需求都需要花费更大的政府预算,因此如何强化国家收入是刻不容缓的。有人说,重启GST是政府的救命稻草,也是应该要来的及时雨。但无论如何,我相信国人所期望的,就是新的一年会变好,早日摆脱疫情,回归安稳的生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