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期看起落 排名大风吹 40富豪总身家逆涨400亿

报道:林嘉珉

去年可谓是多灾多难的一年。百年一遇全球卫生危机、国际油市崩溃、美国“熔断潮”引发多地股市陷入熊市、本地“喜来登”政变,通通赶在2020年爆发。

不过,就是在如此不寻常的一年里,许多企业家应运崛起,搭上这波浪潮大肆扩展,使得本地40大富豪总身家在危急时刻不减反增,涨了近400亿令吉!

“世界糖王”郭鹤年虽然成功蝉联我国首富宝座,却没有躲过财富缩水的厄运,再加上5强富豪新晋者的迎头追赶,郭鹤年的身家财富不再显得遥不可及。

就在这充满动荡危机的一年里,我国富豪身家波动剧烈,财富排名大洗牌,前年的亚军丹斯里曾立强,被身家暴增的关锦安取而代之,他自己退居第九。

同时,常年名列前茅的丹斯里郑鸿标,在去年也不敌新晋的锋芒,排名退一位至殿军,将第三名拱手让给丹斯里管保强。

而十强常客的丹斯里林国泰,更是从2019年的第8位直跌出十强榜外。

增长14.6% VS 2%  
40富豪身家涨幅完胜大市

根据本报一年一度统计整理的“南洋富豪榜”,本地首40大富豪身家去年涨幅完胜大市,在严峻环境中录得14.6%增长的佳绩;富时隆综指全年仅年增2%。

乱世中无疑会创造出许多空前的超常商机,因此,可以看到有许多新崛起富豪,加入南洋富豪榜俱乐部。

若按领域来看,去年的最大赢家绝对是手套和科技领域。

另外,不出意料地,赌场行业是去年的最大输家;赌场在去年大部分时间停业,收入中断,只能无奈日日“烧钱”,苦苦维持业务帝国。

2020年绝对是让人非常难忘的一年,冠病疫情的爆发让全球国家纷纷颁布“锁国”和限行措施来抗疫,但代价是经济近乎崩溃;我国自去年3月18日起实施锁国政策,次季国内生产总值(GDP)即暴跌了17.1%。

然而就在这风风雨雨的一年里,不少富豪仍在危机中创造财富,拿下南洋富豪榜40大的席位,大大打乱过往变动不大的排名。

林国泰跌出十大

单看十强人马班底,排名就“大风吹”,且身为十强常客的丹斯里林国泰,此次更是被挤出十强班底。

此外,尽管郭鹤年去年仍保住我国首富的宝座,但身家却蒸发了9.5%或40.5亿令吉,而其后的排名可谓大洗牌。

前年第十富的关锦安异军突起,身家随着贺特佳(HARTA,5168,主板保健股)股价水涨船高,按年倍增1.2倍至214.9亿令吉,排名扶摇直上,从曾立强手中拿下大马第二富的头衔。

无独有偶的是,前年第九富的管保强,财富在去年激增76.6%或90.5亿,至208.7亿令吉;齐力(PMETAL,8869,主板工业股)去年积极扩展产能的举动,获投资者青睐,公司股价共起80%。

至于排名第四的,则是前年第三富的郑鸿标,财富稍微走高3.9%至202.6亿令吉。

同时,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拿督李耀祖和李耀昇,则守住第五富。

林伟才崭露头角

另外,去年股价宛如坐过山车的顶级手套(TOPGLOV,7113,主板保健股),其执行主席丹斯里林伟才崭露头角,晋升为十强人马中的新人,身家飙涨2.9倍或128.7亿令吉,达173.4亿令吉,排名第六。

值得一提的是,若非该公司在下半年接连遭到美国进口禁令、疫苗研发进展,以及环境、社会与监管(ESG)等坏消息,相信股价全年涨幅绝对会超过290%,身家排名有望再往前靠拢;顶级手套股价去年最高曾一度劲扬622%。

林国泰黯然出局  

关锦安林伟才杀入百亿

“南洋富豪榜”的百亿俱乐部,成员人数再度增至10人。

俱乐部此次共添2名新成员,分别是失而复得会员资格的关锦安,以及新晋十强人马的林伟才。

然而两家欢喜一家愁,财富名次跌至12位的林国泰,身家下挫32.9%或42.9亿令吉,至87.4亿令吉,失去百亿俱乐部会籍。

同时,此次在百亿俱乐部中叨陪末座的,是身家117.7亿令吉的阿南达克里斯南。

Mr. DIY空降第11

10大百亿富豪身家合计1963.4亿令吉,占40大富豪总身家的62.63%。

另外,Mr. DIY(MRDIY,5296,主板消费股)副主席陈有钦和副总裁陈有辉,实力也绝不容小觑,新入榜第一年便空降第11名,身家更是高达99.9亿令吉,仅仅距离百亿俱乐部一步之遥,来年极有望晋级。

危机崛起8豪杰

最新富豪榜总身家能够逆势扬升近400亿令吉,8位新上榜的富豪功不可没,占了当中过半的比重,应验了“危机出富豪”这句话。

8位新富豪去年总身家价值334.3亿令吉,胜过被挤出榜外富豪2019年时的116.5亿令吉总身家。

逾半来自科技界

而且这些富豪绝非善茬,其中5位首次入榜,便拿下了前25名的位置;若按领域来划分,有一半新富豪是来自科技领域。

当中,财富实力最坚强的是陈有钦和陈有辉兄弟,首次入榜就就有要问鼎十强头衔的气势,以99.9亿令吉的身家,坐实第11富的排名。

接下来是排在第16位的拿督斯里郑金昇;他所创办的速柏玛(SUPERMX,7106,主板保健股),股价在去年一度飙涨逾10倍,完胜当时因股价劲升2.6倍而再次引起热议的美国特斯拉。

再来,还有槟城科技四雄,分别是排在第20位的阁代科技(GREATEC,0208,创业板)、第21位的伟特机构(VITROX,0097,主板科技股)、第24位的UWC公司(UWC,5292,主板科技股)和第35位的正齐科技(MI,5286,主板科技股)。

这些公司的创办人,是靠着股价在去年大涨,身家也跟着一路飙升。

余下两位富豪,则是排在第30和36位的吴南华与刘锦坤;前者掌舵美佳第一(MFCB,3069,主板公用事业股)和帝与鸿(D&O,7204,主板科技股),后者持有者马化资本(MPHBCAP,5237,主板金融股)与万能(MAGNUM,3859,主板消费股)。

“双油”走势两极

2020年对油气领域而言,绝对是非常糟糕的一年。

在疫情爆发最严重的时候,石油期货一度陷入史上首见的负值;去年4月,美国原油期货直线下跌至每桶-37.63美元价位,而布兰特原油期货也深跌至每桶19.33美元。

尽管到了去年底,国际油价皆有所恢复,但仍无法收复去年全年的失地;美国原油和布兰特原油期货,去年底分别报每桶48.52与51.80美元。

正因如此,榜上从事油气相关业务的3家富豪,身家在去年多少都有所缩水。

这3家富豪分别是戴乐集团(DIALOG,7277,主板能源股)主席丹斯里饶文杰、云升控股(YINSON,7293,主板能源股)主席林汉荣,及世霸动力(SERBADK,5279,主板能源股)总执行长拿督莫哈末阿都卡林、董事阿都卡迪和拿督阿旺道,合计身家共减少17.8亿令吉或16.8%。

另一方面,能够被大豆油替代的原棕油,期货价格虽也遭到大市拖累,价格一度跌近一半,但后市走势表现抢眼,除了收复年内失地,还更进一步冲高至年底时的每吨3700令吉区间。

因此,不难解释为何榜上2家从事种植相关业务的富豪,身家可在去年增加13.3亿令吉或6%。

这2家富豪分别是IOI集团李氏家族,以及掌舵吉隆甲洞(KLK,2445,主板种植股)和峇都加湾(BKAWAN,1899,主板种植股)的丹斯里李爱贤。

南洋富豪榜计算原则

1:根据国内外上市公司的市值与持股权计算,不计算私人公司;

2:不包括富豪个人贷款或投资在上市公司的融资成本;

3:持股比例是根据各大交易所网站的最新数据;

4:不排除持股权包括其他家族成员在内,因此家族企业一律以家族名义统计;

5:以截至2019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即12月31日最后股价作准;

6:间接持有的上市子公司、联号公司不计算在内,一律归属母公司的层次,以避免重复计算;

7:所有财富以令吉为计算单位,下为汇率转换计算基准:

1新元:3.03808

1港元:0.51918

1美元:4.02218

1英镑:5.47635

1澳元:3.11545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