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23529

#UC23529 有一件事真的困扰我很久,我们应该给驾车的人泊车费吗?我指的不是平时出门喝茶那种mall里面的泊车费 那种我当然觉得要给,我指的是公寓里的每个月的泊车费。我和我的coursemate 平时出门去上课一趟都会固定给钱 但是他还是收我们泊车费 我身边的家人朋友中学同学都认为如果平时每次出行都会给油费 那就完全没必要给公寓的泊车费 可是我真的不确定我应不应该给 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Continue reading #UC23529

仍赶得及吃团圆饭! 交易所一改传统 除夕交易至5pm

大马交易所今日宣布,除夕夜(2月9日)将如常交易,也就是上午9时至下午5时。 大马交易所今天通过一项简短文告意外宣布,农历新年前夕和开斋节期间按现有常规时间进行交易,不再延续过往在佳节前夕仅开放半天交易的惯例。 无论如何,交易所没有说明打破传统的原因。交易所往年在农历新年前一天(除夕)只交易半天,让市场人士提前退场过节。 新闻来自:东方日报 Continue reading 仍赶得及吃团圆饭! 交易所一改传统 除夕交易至5pm

大耳窿追债不果 改向邻居多辆轿车下手泼红漆

黑狗偷食,白狗当灾!某居民因无法还清大耳窿债务跑路 ,结果隔壁邻居却当灾惨遭阿窿泼红漆! 透过X平台一篇流传的帖子,一名用户@nadiazaman__揭露,此事件发生在雪州黑风洞某个花园社区,大耳窿当时向多辆邻舍的汽车及房屋泼红漆,以作为对债务人的警告,引起了社区居民的情绪。 @nadiazaman__指出,现在连与债务人毫无亲情关系的邻居也面临危险。 “他们的催债方式令人生畏,邻居(债务人)不还债,邻居的汽车反被泼红漆,甚至还被阿窿威胁要烧屋子。” @nadiazaman__警示公众,不要轻易与阿窿打交道,务要特别谨慎。 “任何考虑要向阿窿借钱的人,不仅要顾虑家人的安全,还需要顾虑邻居的安全。” 根据帖文上载的照片显示,阿窿泼红漆后,还向邻舍发出警告书,更甚的是,还敦促邻舍确保他们的邻居能够及时还债。 大耳窿在警告书中写道,该社区某居民如今欠钱跑路,因此作为邻居的你们与债务人相邻生活,必须确保联络上他还债。 “你们给我叫他(债务人)联络我们,然后解决债务,否则你们将承受一样的后果。” “你们不要挑战我,否则我会烧你们的屋子,如果你们不及时联络他还钱。” “你们给我明白,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事发之后,邻居于日前向警方报警,目前此案件正展开调查中。 透过留言区,网民表达了对这一情况的担忧,他们强调必须对邻居的举动保持警惕,避免因为一个人的行为,而造成无辜邻居得去承受其他人带来的压力。 “如今购买房屋都需要仔细思考。” “想像一下如果那辆车刚购买,却被一罐红旗泼上来。” “对于一无所知的邻居车子也被泼红漆,他们可是受害者。” 新闻来自:东方日报 Continue reading 大耳窿追债不果 改向邻居多辆轿车下手泼红漆

初一中学生马来文考试仅获7分 老师忧心学生憧憬当网红无心学习

一名学生马来文考试仅获7分,老师担心学生们是否因深受网红职业影响,而无心学习。 透过网民在X分享的一篇帖子,讲述一名学生在马来文考试中仅获得低分,让人担心这时代的孩子,是否因憧憬想当网红,而影响到课业。 根据这份2023至2024年初一马来文期末考成绩,满分60分的考卷只获得7分的分数,分别是A部分获得6分和B部分获得1分。 其中第4题为看图说故事,要求考生观看图片写一句对比造句,而该考生只是针对身穿马来服装女子的照片写“Puteri”(公主),而另一个跑步的图片写“Pelari”(赛跑者),因此老师将这两个答案打叉,没有给予分数。 从事马来文补习老师的网民解答,上述的问题答案应该是“像公主一样美”(cantik seperti puteri)。 此外,也有网民对于如今的教育及考试制度感到怀疑,建议政府重启六年级评估考试(UPSR)及初三评估考试(PT3)。 另外,透过X帐号@TheTehOriginal上传一张照片,显示14分的初二历史考卷,全班同学考0分。 他写道,自己曾询问过SPM考生将来要做什么,对方回答竟是想当网红。 他表示,这个班级是初二5个班级的第5个班,一共有32名学生,接著展示历史第二部分考卷的分数。 “90%的人都获得0分,因为全部留空,完全没有答题。其他的则有获得分数,因为有尝试去回答。” 他回应网民留言指出,这些学生完全没打算尝试回答,所以才交白卷,有的学生只是回答A部分的问答题而已。 新闻来自:东方日报 Continue reading 初一中学生马来文考试仅获7分 老师忧心学生憧憬当网红无心学习

拉菲兹:电召车司机应只是副业非全职工作

经济部长拉菲兹指出,我国人民应把电召车行业视为提高额外收入的副业,而非将其作为全职工作。 “我们实际上正在牺牲人民的才能与机会。” 他昨日在其播客节目“拷问部长”中称,人民不应过度仰赖电召车行业为生,否则高素质人才将因此错过合适的工作机会。 “我之前有过一位员工,他的收入大约在3000令吉,每天工作到下午5点,晚上他会去(开电召车)增加收入,这才是理念和目的。” 他认为,透过电召车实现的零工经济,有利于增加人民的收入,但如果要作为一份事业,那只适合特定技能水平的人群。 “如果一个人拥有学位和文凭,但由于就业市场的问题,他被迫成为(电召车司机),那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依赖它。” 拉菲兹续称,由于电召车行业目前仅由一家企业主导,因此电召车的增加,将对当中的零工经济业者不利。 “这就是供需关系,当越来越多人选择成为电召车司机,那(收入标准)设定就对公司越有利。” 他表示,站在电召车企业的立场,司机收入的降低或许会让他们选择转行,但仍然会有其他司机选择继续从事这个职业。 “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抗议,他们必须明白,这家企业耗费了数十亿令吉来占据主导地位,现在企业必须得到回报了。” 惟他强调,政府将全面审视此事,为电召车企业与零工经济业者寻求恰当的解决方案。 新闻来自:东方日报 Continue reading 拉菲兹:电召车司机应只是副业非全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