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用袈裟上吊 留字:佛,我们输了

僧舍里,放着一排字:佛,我们输了。 泰国乌隆他尼府一寺庙黄袍高僧,在6月6日脱下袈裟,吊死在他曾经打坐入定的树上。 高僧弟子取下师父的“上吊袈裟”,泪水不停掉落:“为什么我们至高的信仰,战胜不了新冠,甚至连一点忙都帮不上….” 师傅名叫龙婆禅,54岁,22年的法龄,连同居士期共42年修为。龙婆禅曾被送往孔敬府精神治疗中心,被诊断为抑郁症。 当天自杀后,当地信徒多人精神崩溃、失去依托,他们没办法接受一位平日里佛光普照的“大德金身”今日如此破灭狼狈,他们也难以用因果解释,为何集诸无量无边广大善功德的高僧,会先行失去信心,丝毫不顾“自毁自身命,自堕大阿鼻”的弘法劝诫…. 信徒们都只能呆呆看着,空气已凝成寒冰,甚至前来救援的警察和救援队,都是他的信徒,他们的眼神,撕心裂肺。 寺庙住持龙婆布拉席表示,这根本不是个例,全泰范围内心理崩溃的高僧、沙弥、居士无数,就看当地是否肯撕烂脸面请媒体曝光了。 “这根本不奇怪,僧人也是人,只不过是披着黄袍,正在证悟的人,一样要经历生老病死,甚至常人会患上的忧郁症,我们也会患上,所以我们其实是没有法力的凡人,不值得被过度高捧和神话。” 住持称:“新冠之前,泰国的经济环境很好,所有人,都会来到寺庙烧香拜佛,跪拜许愿——让已经红火的生意利润翻倍,或者让正在低估期的困境,起死回生。” “后来,民众发现佛真的很灵验,但其实与佛无关。因为没有新冠的世界,正常运转的经济,好的生意当然容易更好,坏的事情也不会坏得无可救药,至少,比现在要好。” “在这种势头之下,疫情前,外国人也来泰国请佛牌、做法事,把佛法当成了寄托的工具,但这种寄托,是在让佛成为奴隶为他们服务,安放他们想富可敌国的野心,安放他们不愿意想办法就能躺着解决困难的困惑和痛苦。 这种不脚踏实地却寄托于超自然法力的心态,是一种懒惰的许愿求施舍,并不是善念和慈悲。”住持表示。 “新冠病毒蔓延后,经济崩塌,很多善信都失去信心了,不管他们如何在佛像前上香,不管上多大的香,放生什么鱼类鸟类动物,不管念什么经,诵什么咒,结局都一样—— 欠债的人,会被债主在社交平台广播照片,社会性死亡,亏本的人,工厂也会继续血本无归,连遣散员工的钱都拿不出。接着他们忧郁沮丧拜佛许愿后,照样忧郁沮丧,这就是新冠的威力…..让所有人患上抑郁症、失去信念的威力……” “对于全泰的高僧而言,我们是被责怪的,因为我们无法在佛教意义解释‘新冠的来源’,每当我们被善信追问,请求佛法开示的时候,我们只能说一句:嗯…新冠啊….是天地间的一场浩劫,是世界功德不够的表现,所以我们要诵经祈福,共同期盼全世界疫情好转。” “显然,每个僧人或者宗教人士都能轻易地编出上面那段解释,但我们完全不知道疫情怎么会席卷全球,也不知道疫情何时能结束,更不知道疫情结束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住持表示。 “所以,外界的民众对待我们(僧人),大体是一种唾骂和责怪,说我们拿着钵碗化缘讨饭不劳而获,说我们对疫情毫无帮助,说我们所信仰的佛,不过是个人类文化发明的破铜烂铁,树脂雕像,新冠时期的关键时刻,没有任何意义…..” “这就是诸如龙婆禅等僧人自杀的原因,萧条的寺庙,一片蜘蛛网的神台,被误解的信仰,被扭曲的教义,僧人和正常人一样,都会因为‘被指责’而‘自我否定’, 之后延伸出了‘自身无用论’,开始憎恨自己无法以佛法助人摆脱新冠,最后开始悲魔攻心,冲动自尽…..” 住持称:“说到底,作为佛教人士,我们谈的是信仰,我们的信仰是一个目标,是一个将善念善行传遍全泰国的目标,是安居乐业的期盼。但是新冠当前,民众所在意的,是挨饿生活是否能瞬间改善的寄托。因此,信仰和寄托背道而驰…..” 新闻来自:中国报 Continue reading 高僧用袈裟上吊 留字:佛,我们输了

#UC22618

#UC22618 我FB friendslist 是 以前中学的朋友,他们一个一个unfriend我。虽然与这些朋友有个美好回忆,现在我对他们失望,他们逐渐遗忘我,其实他们不值得回忆的,我是放弃他们吧!现在,我只有两个来自印度与菲律宾朋友。虽然我我是网友,我已和他们认识5年了。我们通常用Google meet见面的。我的两位朋友比中学认识的朋友好多了。其实中学朋友只是利用我帮他们做功课,基本上我们没谈天过,他们一群聊吹水时,抛下我,我已料到他们unfriended 我。我本人从小学到上大学没什么知心朋友。我两位来自印度与菲律宾朋友对我非常好,他们会和我一起吹水聊心事,我们互相学习(他们也是大学生,其实他们的syllabus 跟我一样的),交换教育资料等。真是美好的一天。他们答应我会来马来西亚拜访我。我从他们才感觉到真城友谊。我希望大家能珍惜友情 Continue reading #UC22618

骗子模仿友人声音 骗走工友7600令吉

电子厂工友接获一通假冒友人的来电,对方声称有一项房产项目需要7600令吉周转,工友转账后,对方又再要求一笔2万2000令吉资金应急,让工友起疑,将转账收据传送给真正友人时,始知被骗。  受害者颜富星(39岁,电子厂工友)是上月30日,清晨7时许,接获一通陌生电话号码来电。 他说,自己原本不愿接听,但对方却再次打来,他接听后,对方也未报上姓名,就直呼其名字,声称有东西要交给他。  “我听出对方的声音是一名常有联络从事房地产工作的朋友,加上对方在聊天过程中,话题总离不开房产的发展项目,就信以为真。”  颜富星今日在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副主任洪敦集协助下,召开线上新闻发布会,叙述上当经历,警惕大家避免受骗。  颜富星表示,该名“友人”当天没有将东西交过来,他发送短讯给对方,也不获回复,最后再拨电询问时,对方声称钱包及手机遗失,要前往政府部门办理遗失报备,没时间把东西交过来,过后才联系。  “我当下没多想,岂料隔日上午10时对方又用同样的号码打来,声称有一项房产项目一笔7600令吉周转,要求借钱给他,并承诺过后尽快还钱。对方还叫另一人传来银行户头号码,但这个银行户头号码却并非我朋友的名字。 ” 颜富星透露,他把钱转过去后,对方又再打来要求汇入2万2000令吉资金应急,这让他起疑,觉得这不像该名朋友作风。 “我把转账收据通过WhatsApp传给友人原本手机号码时,友人反问是不是传错短讯,我心知不妙,即刻致电给友人询问是否有向我借钱时,却被告知过去两天都没有联络我,才知道自己上当。 ” 事发后,颜富星即刻报警及向银行投报,并在社交媒体询问,不少网民分享被相同干案手法诈骗,骗子甚至提供同一个银行户头号码。 他说,对于骗子都能模仿受害者身边友人的声音,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洪敦集表示,这是该区会首次接到这样的诈骗手法,他劝请民众在接到任何声称认识者来电借钱时,都要非常小心。 “最好是亲自致电给当事人再三确定,以免上当。” 新闻来自:东方日报 Continue reading 骗子模仿友人声音 骗走工友7600令吉

#UC22616

#UC22616 不懂大家最近有没有发现到在我们自己的Facebook帐号已经开始掀起一波的unfriend浪潮呀? 我自己就突然想起以前的朋友想看看他们怎样了,结果一个个点进去才发现到我被那么多个以前的朋友unfriend去了。想加回他们可是又不敢了,想回去以前我们可以打打闹闹的到现在这个境地,有点心酸。 Continue reading #UC22616

614至618到MITEC接种者 预约时间或有更改

原定于本月14日、15日、17日和18日在国际贸易展览中心(MITEC)的HCO A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的民众,需重新检查MySejahtera,以获取最新的预约时间。 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JKJAV)今早贴文提醒民众,若本身或家属的接种预约是在上述时间和地点,应重新检查新预约时间。 新冠疫苗供应特别委员会公布,其中4天在国际贸易展览中心HCO A接种的预约会被改期。 该贴文指出,6月14日的预约将改为6月21日,6月15日的预约改为6月22日,6月17日的预约改为6月23日,以及6月18日改为6月24日。 该委员会指出,更改接种疫苗的时间是为了确保民众前来接种疫苗时能良好地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和保持社交距离。 新闻来自:中国报 Continue reading 614至618到MITEC接种者 预约时间或有更改

#UC22614

#UC22614 女生怎么那么难追啊?对方的一句要洗澡,要睡了, 滚, 哦, 我没事。每个都是在等男生做出正确的反应,我们男生一旦做出了错误的反应,马上被女生打入冷宫。小弟我今年18岁。mj,是我的同班女同学,form 4 那年我们也是同班,我form 4那年全班女生,也就对她蛮有好感的,之前也有和一群朋友们出来喝茶吹水看电影,我和她蛮聊得来的。日子这样持续下去再好不过了。那时候我总幻想着,我的爱情来了,我的春天到了。到了中五那年,因为疫情关系,都在家上网课。因为没上课没见面的关系,平常上完网课也是偶尔聊聊功课和日常而已,也不能进一步找她出来喝茶聊天(疫情很严重)。和他的对话总是他要睡觉了,他要冲凉了而中断了。那时候已经到了rmco,本想着约出来的,对方却以疫情当前很严重,要在家自习为由而拒绝了我。女生该怎么追呢?有哪位学长学姐愿意教吗? Continue reading #UC22614

德士 电召车 魏家祥:全面封锁期可运作

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指出,所有公共交通服务,包括德士和电召车服务,获准在延长至6月28日全面封锁期间运作,并且须遵守国家安全理事会设定的标准作业程序。 他今日发文告说,为了在全面封锁期间更方便通行,德士司机受促从网站:https://application.mot.gov.my,透过物流工业资讯系统(SMILE)下载运作批准信。 他也说,电召车司机则需要向各自的所属公司获取交通部发出的批准信。 “在遇到路障时,电召车司机须出示该批准信和陆路公共交通机构发出的商用车辆执照(PSV)以证明获准运作。” 他补充,所有德士和电召车,只允许2人共车(一名司机和一名乘客),但若是因寻求医疗服务(复诊预约和医生发出的认证信函、已在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式确认预约前往接种疫苗的人士),或紧急事故则允许同时间3人共车(一名司机和2名乘客),请查阅国安会的最新标准作业程序细节。 他强调,任何需要跨州或跨县的公共交通使用者,在使用任何一项公共交通服务都必须事先获得警方批准。 “所有已在6月1日前,获得物流工业资讯系统批准的业者无需重新提出申请,只需在同样的网站重新下载有关批准信即可。” 新闻来自:中国报China Press Continue reading 德士 电召车 魏家祥:全面封锁期可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