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欠债走路连累姐被骚扰 阿窿聘Grab上门查证

(加影8日讯)弟弟欠阿窿27万令吉债务一走了之,连累单亲姐姐,过去一年家人常被骚扰,大耳窿甚至利用Grab Express 服务,到事主家拍照再恐吓,让事主饱受折磨。

事主黄晶晶说,弟弟去年3月行动管制令期间逃到泰国,之后开始有大耳窿上门追债,对方丢石头、柴油、酒瓶、发恐吓讯息等,要求事主3天内必须还1万2000令吉。

她说,上周五(5日)大耳窿甚至利用Grab Express服务,下单要求Grab 司机上门“取货”,并要求司机拍事主住家、车牌等照片,藉机发恐吓短讯,让事主相信大耳窿已找上门。

她说,当天晚上11时,一辆陌生车到她家门口拍照,凌晨2时又一名印裔男子驾车上门说要找屋主“取货”,让事主饱受精神压力。

事主今日在雪州社青团公共服务与投诉组主任李文彬和副主任欧伟杰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促请大耳窿不要纠缠她与家人。

“该名印裔男子上门时,向保安员声称屋主要他来‘取货’,在我家门外赖着不走,最后保安员赶他走后,对方还企图回来。”

她说,Grab司机上门那天,其家翁不知情下透露了她工作的地点,司机到公司“取货”,结果让大耳窿也获得了公司资料,进而恐吓其同事。

弟留下一本债书 欠17组阿窿27万

黄晶晶说,弟弟出走前留下一本债书,说明自己欠了17组大耳窿,总共欠下27万令吉债务。

她说,上周五利用Grab司机上门的只是其中一名大耳窿,她担心日后可能会有更多大耳窿上门。

“我只是一名单亲妈妈,请你们(大耳窿)不要骚扰我和家人。”

她从去年至今,已面对22组大耳窿追债,她已经不敢接听陌生人电话,并在去年报警,也在报章刊登了脱离关系启事。

“弟媳是泰国人,我们看弟弟的面子书才知道他已逃到泰国,现在无法联系他。”

抨滥用Grab Express服务 警方联系阿窿被恐吓

雪州社青团公共服务与投诉组主任李文彬说,警方联络这名大耳窿时,对方起初不知到有关警员的身分,照样恐吓警员,后来知道对方是警员后马上删除恐吓字眼。

他说,若大耳窿继续骚扰事主,他将要求武吉安曼警方调查此案。

另方面,该投诉组副主任欧伟杰说,大耳窿滥用Grab Express服务,利用漏洞让Grab 司机为他们服务,包括上门拍照做档案、恐吓用途。

他说,有关服务确实可以让客户直接要求司机拍照,包括取货地址门牌和人,以确保“找对人”。

Leave a Reply